当前位置 :主页 > 菲彩国际 >
四部门联手扮靓大桥 55天花2100万为大桥整容
来源:http://www.allvictorym.cn 作者: * 发表时间 : 2020-08-23 20:13 * 浏览 :

  为南京长江大桥正常使用,以崭新的面貌迎接“十运”盛会,南京市昨天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7月17日至9月10日,南京将利用55天左右的时间,斥资2100万元对南京长江大桥进行整新。

  十运会期间将有大量的运动员车辆和嘉宾车辆从大桥进入南京,南京市建委副主任邹建平坦言,现在看长江大桥简直是“破落不堪”,亮化也不好,与南京的城市形象极不一致。比如,由于当初建造时照明系统的落后,大桥下面使用的电缆是铝电缆,五盏灯只能亮一盏,不能同时亮,此次整修工程会将铝电缆换成铜电缆,彻底根治这一毛病。邹建平说,大桥的照明系统更新在2001年华商大会之前曾经做过一次,此次更新将能够使所有的灯都亮起来。

  据了解,此次大桥“整容”手术共分两个阶段完成,第一期为修补面整容桥身工程,该工程从7月17日正式动工,到9月20日彻底完工,力争2个月时间里使大桥整新;第二期工程为大桥整修后的“”工程。

  整容的第一阶段,主要进行车行面的维修、桥梁栏杆的出新、人行道铺装更新、照明设施更新、桥头堡装新、亮化系统维修及附属设施的整修等。考虑到大桥已经通行37年,桥身损伤严重,对大桥桥身质量的安全检测评估,将是大桥正式“整容”前最重要的工作,大桥管理处早在6月初已经展开了工作,一旦“整容”工作正式作业,桥身面将实行“稀浆封层”作业,然后改善面结构,重铺沥青;而对于桥梁栏杆以及照明设施的整修,大桥管理处徐工称,所有的桥梁栏杆重新打、磨上漆后,色彩与37年前大桥开通时的栏杆色彩保持同色,为淡青色。对于灯具及照明的要求,徐工称,一切按大桥当年修建通车时的灯具模样安装,仍为玉兰花吊灯。

  大桥南北桥头堡的整容工程是关注的焦点之一,徐工称,两座桥头堡的色彩以及红旗的上色工程已经经过严格的认证,整容后,两座桥头堡的色彩将彻底恢复37年前的模样。

  “这次的大桥维修仅仅是一期工程,十运会后的二期整修才是真正的‘大手术’。”昨天,南京市建委副主任邹建平透露,南京市明年将对长江大桥进行结构性大修,方案已经有基本内容,只是没有细化,预计总花费在2亿元左右。

  邹建平告诉记者,彻底维修大桥需要一到两年的时间,会否进行封闭围挡施工还未决定。

  但据邹建平介绍,南京市选择十运会后对长江大桥进行结构性大修也是考虑到届时长江三桥已经通车,对过江车辆的通行将起到分流作用,可以将不利影响减少到最低。

  昨天上午,记者来到南京长江大桥南堡,刚刚桥面,足有5平米大小的“黑疤”就呈现在脚下,和周围的淡色面极不协调。现场一位指挥交通的交诉记者,那是几个月前桥面破损后刚刚修复的,新铺的柏油石子,所以看起来很特别。这位称,这样的面确实不太好看,就像白衣服上缝有灰补丁。

  远不止这一个“补丁”,记者从南堡再往桥面上前行,几乎每隔两三米远,就有或大或小的“黑疤”。站在南堡的楼面上远眺,长长的桥面上一块块“黑疤”与面相间。“就像一张子脸。”过的南京市民张明说。

  除了面,还有人行横道上的红地砖破损情况也很严重,记者走了100米面,仔细数了一下,这一段面共缺少300多块地砖,只剩下一块块当年铺设地砖时的水泥模印。

  由于受到外力撞击和自然风化,大桥灯破损也很严重。记者一上看到的上千个灯灯座,没有一个是完好的,几乎全被车辆撞裂开,有的还裸露着被拧成麻花状的钢筋。很多衔接灯柱和灯座的水泥封口都已经破裂,灯柱子摇摇晃晃,显得很不稳定。“搞不好,灯柱子被风一吹就会倒下来,砸到桥面上就了。”一位正在桥面上等公交车的市民王先生称。

  桥的栏杆损坏也非常严重,昨天上午10时至中午11时,记者花了一个小时时间从南堡北堡,又从北堡走回南堡,在来回总共3200米长的桥面上细数了一下,栏杆上出有620多处水泥脱落、钢筋外露等不同程度的破损。

  昨天南京市交管部门正式发布工程施工期间的长江大桥交通畅通与安全的交通调整措施。

  据南京市交管局徐智勇副局长介绍,工程期限为2005年7月17日至9月10日;工程范围是长江大桥南工字堡至北工字堡。

  首先自7月17日起至8月13日止,建设单位将分别占用长江大桥主线桥、北引桥、南引桥的西侧道(人行道加2米行车道)进行施工围挡;而从8月14日起至9月10日止,施工调至东侧人行道进行(占道模式与西侧相同),并恢复西侧道交通。

  与此同时,工程期间每晚11时起至次日5时前,建设单位将临时占用大桥局部半幅行车道,实施桥面伸缩缝更换、灯杆拆卸与重新安装、沥青面层洗刨与重新摊铺等施工作业。届时,施工段保留二股车道供机动车双向通行(白天恢复正常道交通)。

  长江大桥公桥面围挡施工以后,剩余13M行车道幅仍渠划四股车道供机动车双向通行(车道宽度从右至左分别为3.4M、3M、中心黄实线M)。

  此外,交管局将发布交通管制通告,要求大型机动车靠右侧车道行驶;工程期间,全桥限速35公里;机动车辆在大桥违法停车上下客。

  此次大桥维修施工期间,将不新增通管制措施。九大队将24小时增派警力对大桥实施。

  采访中,记者从大桥维修部门的个别负责人口中获悉,在制定大桥基本维修方向时,由于谁都不敢擅自改变大桥的基本外貌,最后一致决定:维修大桥做到“修旧出新”即可,即1968年大桥竣工时是什么样子,现在就恢复到那个样子,不改变大桥主色调为银灰色、4个堡的堡头为红色的基本外貌,甚至连栏杆的油漆颜色都是过去的淡蓝色。

  记者随机调查了长江大桥上的10位市民,其中有9位市民认为,随着南京的繁荣发展,南京长江大桥应该改变过去传统的单调色彩,主色调应该绚丽多姿、流光溢彩。只有1位市民认为,长江大桥作为历史遗产,尽量保存原貌。

  在市区一家广告公司做文案策划的李婷女士认为,38年前长江大桥竣工的时候,周围还是一片荒山和农村,因此大桥银灰色的主色调符合当时特色。可现在江南、江北一片繁华,大桥两岸到处都是高速公、高层商住楼、豪华小区和公园,现在大桥就要在外貌和色彩上有创新,我认为比较热情的金和绿色比较好,而且和周围的建筑物也搭配。

  在江北一家大型企业工作的宁先生说,长江大桥灰头土脸,“过去味”太浓,我带朋友们参观时,他们说一点也看不出南京大都市的身份,应该换换颜色了,换成绚丽多姿的色彩,就是傍晚去桥上逛逛也能享受都市闲情。

  读者朋友们,您认为长江大桥应该换换颜色吗?什么样的颜色又能适合江景需要,也能反映南京特色?欢迎致电晨报热线或发短信至参与讨论。